新闻中心News Center
媒体新闻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新闻
不吃药也能治肿瘤?石墨烯“绿色疗法”或将实现癌症无创治疗!
发布时间:2020-07-15发布人:

       据2018年全球癌症统计发布数据显示,乳腺癌已经成为全球女性的第一大癌症杀手,每两分钟中国就有一名女性被诊断为乳腺癌患者,其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占据女性肿瘤榜单首位。


       在我国,每年新发的乳腺癌人数在30万左右,且随着我国居民生活习惯、工作节奏的改变,患病人数也在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


       罹患乳腺癌并不意味着死亡宣判。眼下,如何有效提升乳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以及生活质量已经成为当前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


       最近,有消息传出:一项发表于美国专业医疗研究杂志《Advanced Therapeutics》的实验论文显示,来自南京医科大学的两位博士,采用了一种烯旺科技独立知识产权的柔性石墨烯器件作为远红外发射源,在肿瘤治疗领域发现了一种新的无创治疗方式。







       这并不是烯旺科技石墨烯发热膜第一次展现出医疗功效。早在2019年4月烯旺科技即通过临床实验研究发现:通过石墨烯热疗可以明显缩小良性甲状腺结节的最大直径和最大横截面面积。


       石墨烯的入局,或将为临床治疗肿瘤带来新曙光。


现实窘境:传统肿瘤治疗局限不断


       面对乳腺癌,患者总是充满无奈。正如1992年,某作家根据自身乳腺癌诊疗经历写成的《哀悼乳房》一书中谈到,“发觉的时候,多半已形成肿瘤,我们女性珍之重之的乳房,就不得不割爱,而且从此走不出死亡的阴影。”


       谈及乳腺癌治疗,患者也是各有各的顾虑。


“医生,我能不能不进行化疗?听说化疗副作用特别大,我怕掉头发。”

“医生,我能不能不做手术?我还年轻没嫁人,我不想不完整。”

“医生,我能不能断药?这种药我已经吃了很久了,但是感觉一点效果都没有。”


       尽管乳腺癌常年盘踞中国女性罹患恶性肿瘤之首,随着防治手段的进步与革新,我国女性在抗击乳腺癌这一病魔上“武器”也不断更新换代。人类在应对乳腺癌这一疾病上也具有一套详细的治疗方案,例如:


      早期的乳腺癌患者主要通过外科手术进行治疗,根治性手术可以切除原发肿瘤病灶,还可以摘除可能存在肿瘤转移的淋巴结;


       中期的乳腺癌患者需要通过放疗、化疗进行治疗。放疗即放射性治疗,是运用物理学原理来治疗恶性肿瘤的一种手段;


       晚期的乳腺癌患者需要通过化疗进行治疗。化疗是化学药物治疗的简称,指使用化学合成药物治疗肿瘤以及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其目的在于彻底消灭癌细胞,控制原发灶,使肿瘤体积缩小,防止转移产生新发病灶,延长患者生存期。




       然而,传统的治疗手段一直使得无数肿瘤患者望而却步。有研究发现,外科手术造成的创伤也有可能导致炎症,反而促进肿瘤转移、加速患者离世。


       此外,最让患者谈癌色变的治疗方式,还有化疗。作为乳腺癌标准治疗方案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自20世纪50年代化疗药物应用伊始,乳腺癌患者生存期获得了近30%的提升,无论是早期乳腺癌的辅助治疗,亦或是手术前的新辅助化疗,还是终末期的解救治疗,都能看到化疗药物的身影,而化疗药物的副作用,如恶心呕吐、掉发、闭经等也令患者望而生畏,市面上出现的“新阿霉素”也令患者困惑不已。


       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现状亟需改变,患者亟需更直接、更安全、更有效的治疗手段。


异军突起:新材料引发医学研究热潮


       为了减少因传统治疗手段带来的弊端,各项创新疗法也正在不断涌现,石墨烯就是其中之一。


       石墨烯是在2004年由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物理学家安德烈·海姆和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成功地在实验室中的石墨中分离出来,由于这一发现,2010年两人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之后,石墨烯也正式走入大众视野。


       石墨烯的出现也在科学界激起了巨大波澜,引发了研究热潮。在医疗领域,石墨烯一直成为专家、学者、企业的研究热点。专家、学者认为,在纳米载药、生物检测、肿瘤治疗、细胞成像等方面石墨烯有着巨大的应用前景。


       于是,人们开始不断挖掘石墨烯的价值,终于,在2019年4月28日,有研究学者发现,光热治疗对肿瘤细胞具有杀伤作用,而这也是肿瘤热疗理论。


       所谓肿瘤热疗的基本原理是,在对机体加热时,由于肿瘤组织自身的组织结构不健全,散热较正常组织慢,使肿瘤组织的温度较正常组织高出5~10 ℃,而恶性肿瘤细胞对高热敏感,热疗后肿瘤细胞被杀死或逐渐凋亡,而正常组织不受损失。


       这一研究给医学创新打开了切口,也为石墨烯在乳腺癌领域的应用奠定了基础。







       时隔一年,一项发表于美国专业医疗研究杂志《Advanced Therapeutics》的实验论文显示,来自南京医科大学的两位博士,采用了一种烯旺科技独立知识产权的柔性石墨烯器件作为远红外发射源,在肿瘤治疗领域发现了一种新的无创治疗方式。


       研究发现,对比碳纤维器件,石墨烯柔性器件辐射的远红外具有更强的诱导肿瘤细胞凋亡的能力,可以显著抑制MDA-MB-231 乳腺癌细胞在裸鼠体内的恶性增殖及转移。


    “石墨烯装置产生的远红外线辐射特性与裸鼠更为相似,可以很容易地形成更强的共振。石墨烯柔性电子器件被用作肿瘤治疗的新型远红外发生器,其高能量转化率和安全性将在生物医学应用中具有很大的优势。深入研究石墨烯远红外热疗效果之机制,将有助于远红外医学的发展,为解决肿瘤和癌症、造福社会作出贡献。”对于这一发现,美国伊利诺大学教授、美国芝加哥自然康复信息中心主任陈厚琦如此点评道。


治疗前瞻:热疗成肿瘤治疗又一重要手段


      石墨烯无创治疗乳腺癌真有这么好?石墨烯热疗效果真有这么强大?


      事实上,根据现有资料显示,目前,肿瘤热疗已成为继手术、放疗、化疗和生物免疫疗法之后的第五大治疗方法,是治疗肿瘤的一种新的有效手段。


       热疗除可以单独治疗肿瘤外,还可使热疗与化疗、放疗、生物免疫治疗等产生有机互补,增加患者对化疗、放疗、生物免疫治疗的敏感性,能够更有效地杀伤恶性肿瘤细胞,提高病人的生存质量,延长患者的生命。


       而“肿瘤热疗”并非现代人所发明,溯根求源,在我国古代就有用“热”来治疗疾病的传统。


       1866年,德国医生Busch首次报道了1例面部肉瘤患者,因意外感染丹毒导致高烧后肿瘤消失,患者存活的事例。此后,也有其他恶性肿瘤患者因感染诱发高热后,恶性肿瘤消退的现象。







       不过,进入现代社会后,这种传统的远红外热疗往往只在康复领域使用,并没有用于肿瘤等重疾治疗中。直到2017年,南京医科大学胡克博士机缘巧合去参加一次学术交流会议,清华大学深圳研究院同样致力于肿瘤研究的胡益民博士介绍他们团队研发的这种特殊石墨烯发热膜。这一研究激起了胡克的强烈兴趣。


     “与胡益民博士聊完后,我大胆的猜想,为何不能将这一研究运用到肿瘤领域呢?为此,我就开展了一系列预实验发现,在细胞层面、动物层面确实可行,”胡克介绍,“石墨烯本身是单层的膜,只有头发丝的二十万分之一,于是,团队一起提出了新的想法,用上下两层薄膜把石墨烯夹在中间,结果发现,发热膜产生的特殊远红外,它的光谱特性跟人体的波普吸收特性特别接近,这也是‘同频共振’的原理,在裸鼠身上做的实验结果也反映了石墨烯器件作为远红外发射源,可以有效抗肿瘤。”


       这一发现让胡克博士喜不自胜,也让石墨烯热疗抗击肿瘤成为了可能。


       如此,也让我们发现,这是一个好时代,有技术,更有精湛的医护人员;有推陈出新的药品,更有医疗发展带来的全新疗法。我们也有理由相信,随着更多创新疗法的不断涌现,只要患者永不言弃,未来的某一天,我们终究能战胜癌症。